深圳市侯宝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 中国文化,文化传媒,文化产业,深圳书画,深圳字画,字画拍卖,书画精品,侯宝斋,侯宝斋文化,艺术大家,名家字画,名人书法,书画大家,刘大为
当前您的位置: 主页 > 往期回顾与预展 > 艺术名家 >

火红年代 文/潘喜良

时间:2015-11-17 14:05来源:未知 作者:侯宝斋网站管理员 点击:
分享按钮
激情 在信仰的狂热中 猛烈燃烧 文潘喜良 上个世纪60年代,人人都能唱上几段京剧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战洪图》、等八个现代京剧样板戏,占领了全
 

激情

在信仰的狂热中

猛烈燃烧

文·潘喜良

 

        上个世纪60年代,人人都能唱上几段京剧样板戏。《红灯记》、《沙家浜》、《智取威虎山》、《战洪图》、等八个现代京剧样板戏,占领了全国各个城乡大大小小舞台。人人唱,家家唱。各部门唱,各单位唱。唱样板戏,唱红歌,跳“忠”字舞,风靡中国大地,全国山河一片红啊!

        文革初期,我家居住辽源矿山六千米{地名},街道居民组,组织居民老老少少,手捧红宝书,在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的口号声中,进行早请示晚汇报。马路两侧满眼红标语,土墙上贴满大字报。菜园子变成大舞场,“忠”字舞一场接一场。就连八十岁老太太也要粉末登场,一边唱一边跳,全民激情舞动。说实在的,回头再看今日重庆唱红歌那可真是小巫见大巫啊,有点捉襟见肘。

        在无产阶级文艺旗手江青的推动下,革命文艺取得空前绝后的“大发展”。文艺团体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遍地开花。“文艺”成了那个年代最为时髦的两个字。“文艺青年”、“文艺战士”,成了老百姓眼中羡慕的人物。若听说谁家子女找的对象是“搞文艺”的,那还了得,说出去,全家都光荣。有一次省城京剧团到辽源演出,老百姓听说后,纷纷湧向剧场,看看省里的演员“铁梅”长得什么模样?结果,愣是给挤黄了,还差点没出人命。

        有一天,学校工宣队领导把我叫到办公室。他认真地跟我说;“经过学校研究讨论,决定成立“红小兵文艺战宣队”,经过严格审查,决定让你参加”。我看着领导,懵了!“我一不会唱歌,二不会跳舞,三不会乐器,不行!”,领导说:“组织说你行你就行,不许讲任何条件,下午去报到!”

        文化课在那个时候已不再重要,谁能加入局二小红小兵文艺战宣队那可是大事,同学们个个投来羡慕的目光,尤其是女同学,眼睛像是用水洗了一样,个个闪着亮光。

        从那天开始,全部精力投入排练。因为是战宣队成员,期末考试成绩一律免考,这对我来说可是一个天大喜事。说实在的,在那个“疯狂”的年代里,我因加入战宣队而歪打正着,不用学习了,排练节目空闲之余,我却有了时间画画,躲在家里画“小人书”。

 

局二红小兵

 

1969年3月,中苏关系破裂。珍宝岛自卫反击战开始了,我边防部队面对苏联入侵者展开了一场艰苦卓绝之战。为配合这一局势的需要,战宣队经过创作、编排了一场大型独幕话剧《打到新沙皇》,领导安排我饰演剧中人物“解放军指导员。”珍宝岛战斗英雄孙玉国成了我模仿和表现的剧中形象。

一群小学生来演这样重大题材的话剧,能演出什么水平,大家可想而知了。现在想起来真是不可思议,甚至有点脸红。演出前自己对着镜子化妆,用眉笔把眉毛画得浓浓的,眼睛画得大大的,在涂满凡士林油的脸上再抹上腮红和红嘴唇。把脸弄得像张“红光亮”的宣传画似的,再穿上大棉袄,在飘雪的寒风中乘坐解放牌大卡车到各个煤矿去慰问演出。每到之处,矿工俱乐部里,人山人海。剧场里座满了矿工和家属,观众们一边嗑着瓜子,一边抽着“蛤蟆头”,一边看着节目。每当剧场灯光关闭后,透过舞台上的聚光灯望去,台下的观众,黑黑压压的楼上楼下一大片。人头晃动,烟头闪着点点红光,空气中弥漫着浑浊烟雾。

这里的矿工们很朴实,平时在文化上没有和外界沟通的渠道,只能在“戏匣子”里听听样板戏。更没机会看到高层次的文艺团体演出,因此,把这种小战宣队演出的节目,当大节目看了,照样看得心花怒放,心满意足。

矿工家庭中几代人都是矿工,形成了当地特有的社会体系与社会关系。我身边的同学大半都是矿工子弟,在这里虽然看不到名人大腕,鸿门显贵,但这里有最为朴实的朋友。他们粗矿豪爽、仗义、勇敢。我在这个贫穷艰苦的环境中长大,并且学到很多书本上见不到的东西,为日后绘画创作积累了丰富的素材与营养。矿山生活,给我留下了一生最美好的印记。小时候身边的这些同学现在仍然是我最为信赖最为可敬的好哥们。四哥、振雲、小影、双林、乃华、等兄弟,还有在矿山事故中遇难的春贵、李小五、石国军一直是我心目中的好汉。

从局二小战宣队又入局一中战宣队,拉二胡,吹萨克斯。又兼任校排球队队长,到全市各校打比赛,又为学校板报组组长,画宣传栏出黑板报等活动便成为我校中主业。然而,捉笔弄墨,写生作画,研习书法,诵唐诗宋词,埋头文章,成了我课余时光里的主攻方向。

转眼到了1973年春天。

一夜春风拂过,小草在干枯的土地上冒出了细细绿芽,一只小鸟在窗前停下,优美的叫声伴随着母亲那激动的泪花,我接到了入学通知书。经父母多年的辛勤培养和恩师秦肃先生的教导下,终于把一个十六岁的我弄成一个“文艺青年”,考上了省艺校。打点行装,告别父母弟妹和老师,还有儿时的同学,哥们们用自行车带上我和行李,星夜送我到火车站,汽笛一声长鸣,踏上征程,走向我梦中的“天堂”。

2012年9月于深圳花城寓所

 

 


艺术简介:

 

潘喜良

1957年生于辽宁,幼时迁居吉林辽源,1978年就读吉林艺术学院学习中国画。1981年选送中央美术学院研修,师从贺友直先生专功连环画艺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深圳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艺委会主任,深圳大学艺术设计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荣誉教授,深圳民进画院院长,广东省开明画院副院长,深圳市第五届人大代表。作品曾入选第六届、七届、十届、十一届、十二届全国美术作品展览,中国画《热土》等作品由中国美术馆收藏,出版连环画作品五十余部,曾在法国、英国、俄罗斯等国举办展览。

 

 


作品赏析:

 


孤山骑猎图

 


赶巴扎的老汉

 


红色记忆

 


矿山那点记忆

 


山村民工

 


【展讯预告】

        由深圳市美术家协会和深圳市侯宝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共同举办的潘喜良作品展将于近期在侯宝斋艺术馆隆重举办。请朋友们持续关注侯宝斋微信号,后续将会有更多资讯发布,也请关注这场盛大展览。

 

微信号:sz-hbz

 

联系我们:

侯宝斋艺术馆

开放时间:9:00-17:30(周一到周五)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香梅北路武警大厦(警元酒店)7楼

电话:0755-82892070

传真:0755-82892086

E-mail:szhbz2012@163.com

网址:www.szhbz.com

 

关注侯宝斋公众号,了解艺术品市场投资资讯

 


(责任编辑:侯宝斋网站管理员)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享按钮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开放时间:9:00-17:00(周一至周六)
地址:深圳市福田区香梅北路7057号武警大厦(警元酒店)7楼
电话:0755-82892070
传真:0755-82892086
E-mail:szhbz2012@163.com
官方网站:http://www.szhbz.com
地铁:蛇口线香梅北站B3出口(沿香梅北路步行右拐进入北环大道即可到达)
公交:香梅北站

深圳市侯宝斋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版权所有